被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被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刘文辉叔侄军阀翻脸叔叔派出刺客结果饿昏

发布时间:2021-01-06 12:20:21 阅读: 来源:被套厂家

刘文辉叔侄军阀翻脸 叔叔派出刺客结果饿昏?

民国期间的四川,曾经有两个大军阀,都姓刘,叔侄关系。常言说,一山容不下二虎,叔侄也是如此。当他们翻脸时,叔侄大战,看谁更有力量夺下四川的统治权。

四川的叔侄军阀翻脸开战

叔叔叫做刘文辉,俗称“刘幺爸”,他是四川大地主刘文彩的弟弟。民国第24军军长,陆军上将。四川省主席,四川争霸战的主角之一,在川军五行中他属火。政治上神通广大,人送外号“多宝道人。”曾主政西康省十年之久,人称“西康王”。1949年12月9日率部起义,1955年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历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四川省政协副主席,国家林业部部长。文革中病故。

侄子叫做刘湘,又名元勋,字甫澄,法号玉宪,汉族,生于1888年7月1日,四川大邑人,民国时期的四川军阀,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四川省主席。1929年,重庆大学成立,其为第一任校长,并且为重大发展做出很大贡献。卢沟桥事变后,刘湘出川抗战,1938年因病在汉口去世,逝前留有遗嘱:“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

两人对中国的发站站都起到一定作用,但是在叔侄翻脸夺川时,各显神通,但是最后还是侄子略胜一筹!

刘文辉夫妻

刘氏一族发家史

刘文辉(1895年—1976年),1895年1月10日出生于四川大邑一农民之家,生于1895年1月10日。在6个兄弟中排行老六。刘氏祖籍安徽徽州,清初移民入川安居名山县(今四川省雅安市辖),后迁居四川省大邑县安仁镇,世代务农。民国年间,刘氏家族平步青云枭雄辈出,出了3个军长、8个师长、15个旅长,还有1个省主席和1个战区司令长官。县团级以上军政官员有近50人,素有“三军九旅十八团,营长连长数不清”的说法。刘文辉和刘湘叔侄,是刘氏家族最耀眼的将星。刘氏一家权势之盛,可见一斑。

据刘氏族谱记载,大邑刘氏开山始祖刘应良系安徽徽州人,清初移民入川。

到了第七代孙,刘宗贤中举,名闻乡里,其生三子:刘公晶、刘公敬、刘公赞。

刘公敬有四子,长子刘文纲生三子:刘湘、刘元树、刘元职。

刘公赞生六子:刘文渊、刘文成、刘文远、刘文昭、刘文彩、刘文辉。

刘文彩父亲刘公赞是晚清贡生(一种经考试升入京师国子监读书的生员),家境相当于富裕中农。

刘公赞有六儿一女,长子刘文渊是个书生,曾考中秀才,后学习法律,担任四川省谘议局议员、省高等审判厅厅长。早年刘文渊曾在刘家祠堂设塾,为弟男子侄授课,所以他是最受刘家人尊重的。父母去世后,他被尊为族长。

次子刘文运是农民,心眼很窄。二十年代中期六弟兄分家就起因于他。刘文彩与他很疏远。

三子刘文昭素好老庄,“无欲无为”,颇具散仙风范。文昭右腿略有残疾,以裁缝为业。成天伏案缝纫,与世无争,性淡如水。刘文彩与刘文昭交情甚笃,晚年组织“公益协进社”,请刘文昭坐头把交椅,自己屈就副职。素来不问红尘之事的刘文昭这次竟也欣然应允。

老四刘文成早年经营烧酒坊,后来凭藉刘文辉的关系,当上了“机械修理厂”厂长,其实是个造币厂。造钱的人哪会缺钱花,于是他开银行,买房田,由于在成都房产很多,被称为“刘半城”。虽然富甲四方,刘文成却很吝啬,他的众多孙子们出去拜年,个个都有赏钱得,但别人家的小孩子给他拜年,却很难指望得到赏钱。

五子:刘文彩

六子:刘文辉

刘文辉小时其父刘公赞对其备加宠爱,在刘文辉年龄稍长的时候就送他到刘家祠堂读书。刘文辉自小聪慧不凡,成绩优异,深受老师的喜爱。13岁时,为报考成都陆军小学,刘文辉虚报年龄16岁。就试时,虽对试题一片茫然,但刘文辉并不着急。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另发议论“欲强国必先练兵,兵不强则不能御外侮,将兆瓜分之祸。裕国必先富民,富民之道在兴工固农,救民之道在因势利导……”离题万里,夸夸其谈。校长拍案称奇,特召面试,见他品貌不俗,有心栽培,当场就破格录取。从此,刘文辉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后来他被保送至西安陆军中学、北京陆军第一中学就读,直至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

孙中山发动护法运动的那年夏天,刘文辉从保定军校第二期读完炮科毕业。大哥刘文渊陪他到成都,拜望已是川军将领的嫡亲堂侄刘湘。热情接待两位堂叔的刘湘在思忖:求职的堂叔年少气盛,如何安置?岂能长期屈就侄儿之下供使唤?想来想去,让幺爸(四川话,最小的叔叔)另攀高枝,从旁援手为妙。倘若他得意,自己有提携之恩,不难联手对付异姓诸雄;假如他失意,自己问心无愧。于是,保举引荐刘文辉投奔川军第八师陈洪范,在陈洪范属下任上尉参谋。

在陈洪范师5年间,刘文辉由上尉参谋升为营长、团长、旅长,升迁之快与刘湘照拂是分不开的。任下级军官的刘文辉对侄子刘湘忠顺不逆,让侄儿喜欢上了幺爸。 任川军第二军军长的刘湘,经一番策划,让刘文辉由陈洪范师的普通旅长,改任川军第一混成旅旅长。刘文辉明白侄儿的良苦用心,这混成旅旅长能摆脱陈洪范的约束,就可以自立门户、自主发展。他心里更清楚,这是侄儿精心安排的,感激之情深深埋藏心中。

金沙江和岷江汇流的宜宾,是长江起点重镇。不仅物产丰富,而且为云、贵入川孔道、川边和云、贵物资集散中心。当上混成旅旅长的刘文辉,在刘湘的襄助下驻防宜宾,总揽这里的军、政、财、文大权,在这块宝地上开始了势力突飞猛进的新阶段。

率部驻防宜宾后,刘文辉静心细想:要在宜宾站稳脚跟,麾下这点兵是不行的。熊克武、杨森敢抢地盘,不就是靠枪杆子吗?我一旅兵力敢和谁拼?敢向谁抢?要扩展防地就得扩军,要扩军就得花钱,这钱如何运作……他眼前一亮:如山的货物,繁华的市场,富饶的沃土,劳作的百姓——征税。运作征税敛财人嘛,他自然想到五哥———刘文彩。让他任船捐局局长兼四川烟酒公卖第20分局局长。

忠心耿耿的刘文彩为助刘文辉当四川督军,敛财范围越来越广,从银号到商号、从信用放贷到变相高利贷、从办加工作坊到近代工业企业、从田赋预征到统税杂捐,都能驾轻就熟,大获成功。为了弄钱,只要有赚头的刘文彩都干。刘文彩弄到的钱,大多支持了刘文辉发展势力,扩大防区,抢夺地盘,提升权位。刘文辉在军政上有刘湘提携援手,在经济上有刘文彩支持,做四川督军、称霸四川的野心在心底萌动、膨胀。

20年代初川军逐出滇黔军后,刘湘被川系军阀举为川军总司令兼四川省省长。可是,在这个位子上未坐热,熊克武在重庆的忠县、合江等地向刘湘的第一军发起攻击。受过堂侄提携的刘文辉自告奋勇倾全旅兵力,由宜宾赴重庆为刘湘守老巢、维护后方秩序。虽然刘湘败在熊克武手下让刘文辉有些难堪,但是却能以重庆卫戍司令的名义与保定军校的老同学邓锡侯谈判,达成“省军对刘文辉旅在渝维持治安表示慰劳,所部开拔宜宾驻原防,护送既已辞职的刘湘回籍”等项协议。此役,刘文辉助一臂之力刘湘心知肚明,刘文辉未损一兵一卒刘湘心中有数。

叔叔派出的刺客树上躲四天,结果摔下来了!

刘湘任四川善后督办、21军军长,他们成为四川的主要统治者。此后由于刘文辉不甘心只在四川发展,他跟刘湘商量两人中一人出去打仗,另一个留在四川当后援。但刘湘自己不想出去,也不想让刘文辉出去。另外,刘文辉24军的主要将领都是保定系的,而刘湘是从四川陆军速成学堂毕业的。两人的政治意图不一样,刘湘保守些。他们与蒋介石之间的关系也不一样。有“四川王”野心的刘湘,自忖在全国大军阀中相形见绌,不得不投靠蒋介石争取支持。他提出的“拥蒋统川”口号,正中蒋介石下怀,因而在政治上比刘文辉先占一着。

面对刘湘咄咄逼人的格局,在川内挟保定系以自重的刘文辉,扶植滇军胡若愚打回云南,支持王家烈独霸贵州,投靠汪精卫、拥护冯玉祥以反对蒋介石。同时,良苦用心的是威胁刘湘,进而统一四川,控制西南,问鼎中原。刘文辉和刘湘都在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地互相挤压、攻击,旨在削弱、瓦解、整垮对方势力,以达到自己控制四川的目的。

1931年,刘文辉以200万元巨资,从英、日等国购进武器和飞机散件,从上海起航经万县港被刘湘扣留。多次协商无果。刘文辉赴重庆交涉,刘湘拒绝发还。5月,刘文辉以吊唁刘湘母丧名义赴渝,以30万元和15万元收买刘湘属下师长范绍增、陈兰亭。范绍增将实情告刘湘,贿款被刘湘当场发回当做奖励。密受不宣的陈兰亭被刘湘撤职查办,沦为阶下囚。白扔45万块钱的刘文辉不动神色,命其兄弟刘文彩派了一个叫胡文鹏的刺客到重庆行刺刘湘。胡文鹏潜入刘湘的宅第,在树上躲了三天三夜,始终没有找到机会下手,第四天饿昏了,从树上掉了下来被活捉。事情败露后,刘文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命令驻防江津的部队截断重庆粮源。二刘的矛盾激化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到了惟付诸武力方可解决的边缘。同是大邑刘氏子弟的刘文辉与刘湘开始为了争夺对四川的全面统治,发动四川历史上的最后一场军阀内战。

1932年10月1日,在武胜的刘湘部,由罗泽洲带领首先发难,向刘文辉驻南充的林云根部打响了第一枪,揭开了二刘大战的序幕。刘文辉随即下令部属,奋力抵抗,在川北击败了来犯的李家珏、罗泽洲等部,在遂宁、南充各县防地。

刘文辉在荣威战事较顺利进行之际,与部下夏首勋、冷寅东计划分兵两部:一路由荣威追击刘湘部;另一路由乐山绕道犍为的罗成铺,包抄刘湘后路,合攻自贡,收复富顺、泸州等地。在此情形下,刘湘立刻采取了三项紧急措施:向刘文辉请和,致电请求邓、田二人出兵,分化拉拢刘文辉的部将。刘湘的措施很快就奏效,同时刘文辉的部队连续发生了重大失密,使得刘文辉部军事上的优势不但不能发挥,且局势于己不利。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刘文辉只有同意和刘湘讲和停战。21日,双方在老君台签订了停战书。刘文辉遂回军对付邓、田两军。

刘文辉经过泸州、荣威两战,失去了川北、上川东和川南的众多防地,部属杨尚周、田冠五等将领也倒戈投靠刘湘。他把这一切都归罪于邓锡侯,愤恨邓锡侯不讲信义,决定不惜一切与邓锡侯拼搏一场,以解其恨。此时的刘文辉,虽有兵力100个团,但士气不旺,粮饷不充足,而邓锡侯部不足50个团,防地狭小,弹药缺乏,不足与刘文辉抗衡。

1933年5月上旬,刘文辉预谋密计设宴“款待”邓锡侯,欲将邓扣留,然后一举解决邓部。结果被邓的旅长周绍芝探悉内情后,告诉了邓锡侯。邓锡侯获悉后,就以打猎为名,从成都北门至新都宝光寺部下陈离防区,急令部下加紧战备。邓军陈部立即派一团兵力,扼守毗河渡口,阻断刘文辉追击的路线。午后刘文辉率领大军赶到,双方对垒于毗河两岸,沿河交火。尽管刘文辉自认为兵强马壮,对邓部作战是必胜无疑,然而邓部事先炸毁了毗河上游的大坝,导致毗河水势猛涨,成了防守的天然屏障。刘文辉的先头部队又无渡河准备,只有沿河对垒。同时刘文辉部将领大多数人都和邓锡侯一样同为保定系,认为保定系不打保定系,不愿意出战,而且刘文辉部师长张清平等暗地已经同二十八军师长陈书农等计划议和,刘军内部产生分裂。再加上刘湘已决定向邓部增派援兵,刘文辉在毗河和邓锡侯对峙了一个多月,在毫无进展的情况下,撤退至新津。

1933年5月26日,刘湘、邓锡侯等在乐至召开所谓的“安川会议”,组建安川军,旨在联合消灭刘文辉。6月6日,刘湘挥戈西进,刘文辉遭到了田颂尧从川北调来的军队的进攻。6月下旬,刘文辉扼守犍为、乐山、井研、仁寿一线,与刘湘血战于荣县、乐山之间。7月上旬,刘湘攻占了井研、仁寿;邓锡侯反攻毗河,对成都形成夹击之势。独力难支的刘文辉无奈地退出成都,守护岷江防线。然而岷江防线并非固若金汤,旋即被刘湘联军突破,刘文辉部迅速土崩瓦解。8月,大势所去的刘文辉退守雅安,凭河防守。28军杨秀春师跟至驻兵雅河,炮击雅安。一枚炮弹落入雅城附近,正中刘文辉的烟榻,伤亡一人,所幸是刘文辉当时不在场,得以幸免于难。此刻,直属特科团某营长叛变,拖走两营部队,刘文辉呆坐半日无语。这时,刘湘的安川军兵临城下,炮声隆隆,枪声哒哒,行营在火网控制中,惊恐万状的刘文辉狼狈撤离雅安,退守汉源,陷入绝境大势已去,刘文辉一面让大哥刘文渊劝刘湘不要豆箕相煎,一面向刘湘通电认错,拥护他统一四川。

刘文辉失败了,雅安地盘也未保住,第二十四军和川康边防军被刘湘收编、改编,吃掉了大部,一部分自找出路了。仅剩残兵两万的刘文辉,惟恐刘湘穷追不舍!同时,刘湘担心一旦邓锡侯等势力壮大了,也会成为争霸对手!与其如此,不如手下留情,放刘文辉一条生路。

拿定主意的刘湘决定给么爸一点面子,召见刘文辉的忠实朋友、下台的川康边防军副总指挥冷寅东时说:“我幺爸腰杆不能硬,硬就要出事。我不是要搞垮他,主要是压压他的气焰。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总是一家人吗。我还是让他保留部分军队,以待西康建省由他任省主席。”

后来,刘文辉真的任了西康省主席。1949年12日9日,刘文辉以西康省主席兼第二十四军军长名义和邓锡侯、潘文华亦联名从彭县向毛泽东、朱德发出起义通电,郑重声明:刘、邓、潘三部从即日起与国民党反动派断绝关系,竭诚服从中央人民政府和毛主席、朱总司令的领导。通电由杨家祯参谋长交王少春电台转发。中共兵不血仞占领西康。

1976年 6月24日,刘文辉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

日本nk细胞疗法副作用

nk细胞治疗合法吗

干细胞注射有危险吗

免疫治疗肿瘤的成功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