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被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ofo败在一票否决权也败在没明确站队还与滴滴阿里闹翻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1:28:31 阅读: 来源:被套厂家

原标题:ofo败在一票否决权:也败在没明确站队 还与滴滴阿里闹翻  尽管ofo的结局在半年前已经趋于明显,但当ofo遭遇用户蜂拥退押,ofo创始人戴威登上“老赖”名单时,依然在互联网行业引发不小反响。  欢聚时代CEO李学凌点评ofo溃败一事时表示,ofo真正死因在于“一票否决权”。戴威、阿里、滴滴、经纬都有一票否决权。5个一票否决权,啥事都通不过。  “很多创业公司不太注意法律的设定,留下了很多的法律漏洞,这样的情况下对公司来讲可能造成致命的威胁。国内的律师事务所一般都不太专业,所以也是一个非常头疼的原因。”  腾讯CEO马化腾也在朋友圈表示,这是一个veto right(否决权)的问题。  李学凌、马化腾直指ofo症节的核心,ofo太多的股东拥有一票否决权,使得公司很难抉择。  不过,ofo走到如今局面,也不光是一票否决权的问题,更重要原因是,从北大校园走出的90后创业者戴威自身很难驾驭这样一家快速成长的公司,而且,与核心股东滴滴、阿里闹翻。  这就产生一个现象,尽管ofo有强大股东阵营——滴滴、阿里、经纬、蚂蚁金服、顺为、小米、弘毅投资、中信、DST等,危难时刻却无人出手相救。  这次资本游戏无人是赢家  过去半年ofo股东不仅没有出手相救,核心股东中的滴滴一度传闻还是ofo新一轮融资的阻力。  当ofo面临挤兑倒闭时,无论是戴威还是投资人都成了这次资本游戏的输家。滴滴、阿里损失会最惨重,可能超过上亿美元。  这么多的投资人中,只有一个投资人在ofo估值最顶峰的时候逃脱,而且还获利颇丰,那就是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  2017年下半年,ofo早期投资人朱啸虎在4个月内3次呼吁ofo与摩拜“合二为一”。  朱啸虎认为,摩拜和ofo占据共享单车95%市场份额,仍要投入大量资金运营,只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战局比较明朗化了,再打消耗战就没有意义了。”  ofo败在一票否决权:也败在没明确站队 还与滴滴阿里闹翻  ofo CEO戴威  戴威当时说,非常感谢资本,因为资本助力企业快速发展,但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创业者应该与投资人良性互动,共同发展、解决问题。  知情人士对雷帝网透露,阿里希望入股ofo,而坚持摩拜和ofo合并的朱啸虎看到再持续下去ofo会很危险,因此希望退出。  阿里看到朱啸虎这样的态度,又有一票否决权,就买了他的股份和一票否决权。  而阿里巴巴入股ofo,又使得腾讯方面意识到摩拜和ofo合并的希望彻底破灭,为后续美团点评收购摩拜又铺平道路。  当然,朱啸虎在这场交易中也并非是赢家。  朱啸虎原本在饿了么交易中与腾讯结下良好关系,但在摩拜与ofo竞争中与马化腾产生激烈讨论,而坚持退出ofo,一定程度上得罪阿里。  一位投资行业人士指出,没想到一票否决权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时候,但朱啸虎面临问题是,今后如何与腾讯、阿里打交道,同行和创业者也可能对朱啸虎会多个心眼。  与滴滴闹翻 与阿里关系冷淡  戴威在近期的内部信中说,由于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近半年来,来自现金流和媒体的压力让ofo力不从心,尤其是全力寻找融资而无果后,无数次想把运营资金全砍掉,用来退还部分用户押金和供应商欠款,甚至是解散公司、申请破产。  实际上,作为一个年轻的90后创业者,戴威最大的错误就是和滴滴关系闹僵,与阿里关系平淡,以至于当ofo遭遇严重危机的时候,没有一个股东出手相救,只是戴威一个人在战斗。  ofo与滴滴也并非没有蜜月期。当初,两家关系好的时候,滴滴总裁柳青不仅作为ofo促销活动的代言人,脸上堆满微笑,还带着苹果CEO库克到访ofo。  这给ofo员工带来巨大的信心,当时ofo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共享单车事业能成。  ofo败在一票否决权:也败在没明确站队 还与滴滴阿里闹翻  滴滴总裁柳青曾介绍库克到访ofo  那个时候,ofo经过多轮融资以后,滴滴已经成为ofo最大股东,占股超过30%。  双方关系急转直下是滴滴向ofo派驻高管,其中,滴滴系的付强出任ofo执行总裁,但仅仅4个月时间,戴威就让付强从ofo立刻滚蛋。  与付强一起离开的,还有不少滴滴派驻的老臣,导致双方关系剑拔弩张。  这是一次非常糟糕的决定,导致滴滴推出自身的单车品牌“青桔单车”,还收购了小蓝单车的运营业务,与ofo直接公开的竞争。  如今的付强早已返回滴滴,最新调整中出任高级副总裁兼网约车公司CEO。  尽管滴滴强调自身未阻止ofo融资,但在这场斗争中,滴滴无疑对缺乏斗争经验的ofo展开了无情绞杀——把一切可能对ofo施以援手的投资机构都堵在外面。  有传闻称,日本软银派出的尽调团队就曾在中关村的一家酒店里住了好几个月,对ofo完成了尽职调查,并决定投资,但在滴滴的各种花式阻扰下,软银的孙正义最终没有签字。  ofo的另一个错误是,与阿里系的关系紧张。外界都非常清楚,阿里对所投的公司控制欲很强,但在ofo这个事情上一直态度很冷淡。  一个原因是,ofo在阿里和腾讯之间游摆,并未有非常清晰的站队,这与哈罗单车完全不同。  比如,ofo曾尝试过小程序,这是明显亲腾讯的动作,这在蚂蚁金服看来是不可接受的,ofo与蚂蚁金服间的种种矛盾最终形成了一根蚂蚁金服抛弃ofo的到此。  ofo不倒向蚂蚁金服,蚂蚁金服就直接扶持了对手哈罗单车,并且成为最大股东。蚂蚁金服与哈罗单车在全国推芝麻信用,在多次的活动中,蚂蚁金服的高管都亲自为哈罗单车站台。  ofo是较早加入支付宝芝麻信用免押金项目的共享单车企业。早在2017年3月,ofo就宣布,芝麻信用在650分以上的用户可享受免押金政策。  2018年6月,蚂蚁金服领投20亿成哈罗单车大股东后,ofo在全国范围内取消支付宝芝麻信用免押金骑行政策。ofo无声的向蚂蚁金服表示不满,但无济于事。  到2018年9月,支付宝更是宣布,蚂蚁森林与ofo的合作在10月10日到期,之后再骑行ofo,用户无法获得蚂蚁森林能量。  一位ofo股东对雷帝网表示,很少有创业者能够像ofo这样同时将两个最核心的股东都得罪。当雷帝网问,为何股东不去救ofo时,他的回答是,为什么要去救。  ofo得罪了滴滴、阿里,但也没去赢取腾讯的欢心。连一向业界认为很强势的京东集团CEO刘强东、美团点评CEO王兴至少都站队了,ofo还要各种保持独立。  保持独立,保持傲气都需要本钱,尤其是在自身造血能力不强,行业的天花板已经看得到的情况下,得罪金主爸爸的后果会非常严重。  在中国最知名的90后创业者戴威,这位北大的骄子,在持续一系列的犯错后,在为自己的高傲,不屈服付出血的代价。  实际上,纵然戴威有不错学历,傲人的家庭背景,但无论对于阿里、滴滴,还是朱啸虎来说,戴威都显得太年轻。  在一群巨头和大佬面前很难赢得尊重,总能像个小孩一样被呼来喝去。戴威无法忍受这样的屈辱,但与滴滴的决裂,与阿里僵持的背后,是ofo陷入了绝境。  ofo与摩拜面临的局面完全不同  在早先谋划的摩拜与ofo的交易,或者是滴滴要收购ofo的交易中,很难责怪是某一个人阻碍了交易,这么多股东,都有不同的考量。  戴威也要考虑股权、职务、职权多重因素,而不是只谋求一个CEO职务那么简单,但作为一个公众公司的CEO,戴威也承受着非人的压力。  是这么多的投资人、公众将戴威推向高位,如今却又亲眼看着他跌落,成为最著名的90后创业失败者。  ofo今天的局面并不是戴威一个人造成的,但他的性格绝对是一个关键因素。  ofo面临覆灭之际,摩拜单车CEO胡玮炜接受采访时说,摩拜已经有将近7个月的时间几乎没有投放新单车了。  这正好是美团收购摩拜的大致时间点,也就是说王兴接盘摩拜后,对摩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减缓了单车投放的节奏,转而进行精细化运营。  上周末,摩拜的天使投资人、蔚来汽车的创始人李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共享单车现在有点乱,我没时间管了,如果我不离开,现在不应该是这样子。”  但实际上,ofo面临的情况与摩拜很不一样。摩拜的点子是李斌给胡玮炜出的,李斌是背后的操盘人,合并时,当时的摩拜单车CEO王晓峰只是职业经理人。  无论是李斌建立的蔚来汽车、易车,还是易鑫,及与胡玮炜创办的摩拜单车,背后都有非常重要的股东——腾讯,美团点评也是腾讯系。  当腾讯主导要求美团点评对摩拜进行收购时,即便不愿意,但重心本放在蔚来汽车的李斌不会强烈阻止,实际上,真正反对的是王晓峰。  美团收购摩拜的交易是在激烈的争议中,强制通过投票通过的。  美团收购摩拜决定下来后,王晓峰就说,团队犯了很多错误,自己的态度一直是坚持独立发展,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在中国创业公司永远绕不开各种巨头。  “好多股东也纠结问我的意见,坦率说如果公司独立发展有着非常大的机会,也有挑战,但是我没办法……我相信投资机构有自己的业务判断。”  王晓峰还说,规则就是规则,投票就是投票,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希望大家不要后悔。  但在ofo却是截然不同局面,有年轻且高傲的戴威,也有强势的滴滴、阿里,还都有一票否决权,关系又很紧张,各方又都在谋求控制权,情况是雪上加霜。  ofo今天的局面也给投资人留下了很多的反思,即这种一票否决权到底要不要保留这么多,未来是否还是要探索出一个机制,可以将公司决定强制通过。  这一年,ofo的股东层面纷纷扰扰,很多ofo员工来来往往,如同梦幻一场。  一位ofo离职员工引用了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中的一句话在朋友圈感叹:过去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  附ofo融资历程:  2015年10月,Pre-A轮,唯猎资本和东方弘道投资投资。  2016年1月,A轮,金沙江创投领投,东方弘道跟投2500万。  2016年8月,A+轮,真格基金、天使投资人王刚等共同提供A+轮融资。  2016年9月,B轮,完成经纬领投、金沙江、唯猎资本跟投数千万美元融资。  2016年10月,C轮系列,包括滴滴出行数千万美元C1轮战略投资,及美国对冲基金Coatue、小米等领投的C2轮投资,一共1.3亿美元。  2017年3月,D轮,此次融资由DST领投,滴滴、中信产业基金、经纬中国、Coatue、Atomico、新华联集团等机构跟投,总共4.5亿美元(约31亿元)。  2017年4月,小黄车获蚂蚁金服战略投资,在支付、信用、国际化等领域展开合作。  2017年7月,E轮,由阿里巴巴、弘毅投资和中信产业基金联合领投,滴滴出行和DST持续跟投,总共超7亿美元(约46亿元)。  2018年3月,E2-1轮,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跟投,融资8.66亿美元。

数字书法教室货源

圆管冲弧机价格

片梭织机价格

塑胶件颗粒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