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被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15年全球债务风险不容乐观将压低复苏中枢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23:05:05 阅读: 来源:被套厂家

2015年全球债务风险不容乐观 将压低复苏中枢

[值得注意的是,新兴市场负债率变化和发达国家以及全球趋势不同,2012年之后,新兴市场负债率并未下降,而是继续走高,表明债务压力逐渐向新兴市场转移]

在2015年即将拉开大幕之际,全球经济的复苏前景扑朔迷离。作为复苏的一个影响变量,全球债务风险状况将作何改变,显得格外重要。而要想了解2015年全球债务风险的演化方向,势必需要从一个历史的、全局的、连续的视角来观察债务风险。

全球债务风险的四个特征

从长期视角看,21世纪以来,虽然时序结构上略有起伏,但全球债务风险整体上处于不断上升的大通道中。由于国际机构并未直接提供全球债务的权威数据,所以,笔者利用IMF的细节数据进行了计算,结果显示:2001~2014年,全球政府债务规模从21.94万亿美元扩大至62.03万亿美元,13年间扩大了2.83倍,年均复合增长8.32%,增长率远超同期全球经济增长率。2001~2014年,全球负债率(债务规模/GDP)从67.1%渐次上升至79.93%,阶段谷底出现在2007年,为62.33%;阶段峰值出现在2012年,为81.06%。

从区域结构看,全球债务风险的长期演化呈现出四个重要特征:

第一,新兴市场债务规模增速快于发达国家。2001~2014年,发达国家债务规模从18.41万亿美元扩大至49.79万亿美元,年均增速为8.46%;同期,新兴市场债务规模从3.54万亿美元扩大至12.24万亿美元,年均增长速度为10.37%。

第二,新兴市场和发达国家负债率此消彼长。虽然新兴市场债务规模增速快,但其相对更为强劲的经济增长足以消化债务上升的压力,因此,2001~2014年,新兴市场负债率从52.52%渐次降至40.1%;而发达国家的情况正好相反,虽然债务规模增速较慢,但经济增长的力度相对更弱,因此,2001~2014年发达国家负债率从70.88%上升至105.74%。

第三,债务风险的普及性呈现出先降后增再降的“倒N”形演化特征(见图)。

第四,重要国家负债率的上升主导了全球债务风险的时序变化。2001~2014年,全球负债率“超标”的国家数量整体上减少了,但全球负债率却明显提高了,对这个形似“悖论”的解释在于,数量众多的边缘国家的负债率在下降,而少数几个重要经济体的负债率却在快速上升,例如2001~2014年间,美国负债率从53.02%升至105.62%,日本负债率则从153.64%升至245.05%。

全球债务风险将压低复苏中枢

从危机后的演化情况看,全球债务风险整体上从激增状态逐渐转向缓和状态,风险重心则从发达国家略微向新兴市场倾斜。受债务危机晚于次贷危机爆发以及全球财政巩固压力由弱转强的综合影响,2008~2014年,全球债务风险的演化以2012年为分界点:2008~2011年,全球债务增速分别为15.09%、9.89%、12.69%和12.01%,平均增速为12.42%,其中,发达国家债务和新兴市场债务的平均增速分别为12.24%和13.34%;2012~2014年,全球债务增速降至4.19%、0.96%和4.27%,平均增速为3.14%,其中,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债务的平均增速分别为2.29%和6.93%;受此影响,2012年,全球负债率达到峰值81.06%,发达国家负债率也同步达到峰值106.91%,随后,全球和发达国家负债率都略有下滑。值得注意的是,新兴市场负债率变化和发达国家以及全球趋势不同,2012年之后,新兴市场负债率并未下降,而是继续走高,表明债务压力逐渐向新兴市场转移。

行至2014年,全球债务风险的绝对水平依旧较高,体现在:一方面,2014年全球负债率依旧处于80%左右的危险水平,大幅高于60%的国际警戒线;另一方面,重债国数量还在不断增加,2008~2014年负债率高于100%的国家从11个升至16个,负债率高于80%的国家从20个升至30个,负债率高于60%的国家则从49个升至57个。

从未来发展看,2015年,全球债务风险整体上处于持续改善的大趋势中,但依旧不容乐观。利用IMF的预测数据进行测算,2015年全球债务规模将为64.72万亿美元,同比增长4.34%,负债率为79.37%,同比微降0.56个百分点;其中,发达国家债务规模将为51.42万亿美元,同比增长3.27%,负债率为105.27%,同比微降0.47个百分点;新兴市场债务规模将为13.31万亿美元,同比增长8.69%,负债率为40.69%,同比微增0.58个百分点。2015年,负债率高于100%的国家将有18个,同比增加2个,这两个国家是西班牙和马尔代夫;负债率高于80%的国家将有29个,同比减少1个;负债率高于60%的国家将为56个,同比减少1个。

值得强调的是,债务风险将降低全球经济增长的长期中枢水平,并给复苏带来更大困难。根据著名经济学家、新开放宏观经济学奠基者之一的罗格夫(Rogoff)的学术研究,较长时间序列的数据表明,2015年全球负债率预估值为79.37%,对应的经济增长率平均水平为2.5%,低于新世纪以来全球经济3.9%的平均经济增速;2015年发达国家负债率预估值为105.27%,对应的经济增长率平均水平为-0.1%,低于新世纪以来发达国家1.81%的平均经济增速;2015年新兴市场负债率预估值为40.69%,对应的经济增长率平均水平为4.8%,也低于新世纪以来新兴市场5.96%的平均经济增速。

(作者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

河北液体粉笔

南昌办公家具配件

北京可编程电源

福州科誉密封

相关阅读